新聞中心

環評資質剛剛取消,安評改革又掀波瀾,我們將何去何從?

發布時間:2019-03-22 08:58:39    編輯:

 

 

1


趨勢終究無法阻擋,“安評”資質改革來了。

 

今年初,《環境影響評價法》修改,“環評資質”取消正式官宣,第三方中介的從業者們一片嘩然,盡管心中早有準備,但當這把“達摩克利斯之劍”真正落下,心頭還是誠惶誠恐。尤其是很多“安評人”,心中更是不免頓生疑云:“環評天下大變,安評豈能獨善其身?”

 

果不其然,今年兩會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屢次提及安全,其中明確指出要“激發市場主體活力,優化產業結構調整”,殷殷之情盡顯,改革之心彌堅;在總理講完話的第二天,《國務院關于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許可事項的決定》公布,其中下面這條直接涉及“安全評價”資質改革!

△涉及安全生產的附件二第五項內容

 

此,“放管服”改革又出大招,“安全評價”資質改革風起云涌,新的資質管理辦法已然是呼之欲出。

 

前路迷霧重重,究竟路在何方?

 

2

其實,一切早有端倪。

 

去年底,“安全評價機構發展專題研討會”隆重召開,鑫安利集團副總裁 朱軍 曾有一番驚人言論:未來將有70%安評機構面臨出局,“活著”將是唯一目標。他做此判斷的緣由就是:“弱資質化、市場化和綜合化”大勢所趨,那些依靠老舊管理模式、依賴資質生存的傳統服務機構必將出局。

 

△鑫安利集團副總裁朱軍在峰會上發言

 

此話一出,有人醍醐灌頂,有人卻不屑一顧,甚至有人大言不慚的說:“「安評」不會變!國家只會日趨收緊,資質永遠是取勝之道。”

 

大勢所趨之下,變與不變,豈是人力之所能移。

 

2015年4月21日,李克強總理在國務院常務會上怒斥「中介評估」亂象。

 

“現在要建一個項目評估環節實在太多了:安評、環評、水評、能評、震評……這個評、那個評,一些地方的同志都把這些評估編成了笑話!”

 

正是那次會議上,總理提出了明確的任務目標:下一步要深化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全國推進“簡放優”,堅決整治「紅頂中介」!

 

理的講話振聾發聵,發人深省。也就是在這三年里面,那些所謂的「雷評」、「風評」等等都在一場“雷厲風行”的改革中成為歷史。

 

甚至連「環評」資質都已經取消了,「安評」資質改革還會遠嗎?

 

3

為什么要“變”?

 

我們自己一定是心知肚明。

 

安全評價,這曾是一個風光無限的行業。1998年3月,全國第一家安全評價機構獲批資質,這宣告了一個時代的開始。自此這個行業就頂著“紅頂中介”的帽子一路招搖過市,“卡著審批吃拿要、戴著紅頂賺黑錢!”只要他們一開口,源源不斷的訂單就會送上門來;只要他們一抬手,一紙評價報告就能讓企業如獲大赦。

 

然而,浮光掠影的背后卻是亂象叢生。

 

尤其是近幾年,隨著那波“政策行情”掀起的巨浪趨緩,“安評中介”愈發舉步維艱。在這一片寸土之地,居然有數千家機構在爭奇斗艷,這已然是一片赤膊上陣、刺刀見紅的紅海廝殺。存量資源博弈之下,機構各自為戰,單打獨斗,相互拆臺、低價哄搶,同質化競爭慘烈,“資質掛靠”愈發泛濫,那些曾經“風頭無兩”的紅頂中介,一時之間各自慌了陣腳。大浪褪去,誰在裸泳,一目了然。

 

更有甚者,為了項目居然什么單都敢接,什么錢都敢拿,本是守護生命的職業,居然謀財害命起來!近年來,我們屢屢看到一些重大事故后“追責安評”。湖南醴陵9·22火藥爆炸,山東臨沂金譽石化“6·5”爆炸、天津港“8·12”爆炸事故等,多少事故通報中都寫明“安全評價報告”違規出具,與事實嚴重不符等劣跡斑斑。每次事故一出,民間就免不了對其一番口誅筆伐,人們怒斥這些“評價報告”都是如法炮制、千篇一律、流于形式,對企業的安全生產之作用猶如隔靴搔癢、無足輕重。

 

荒唐至極,可笑之至。“安評”儼然成了一個濫竽充數、信口雌黃、招搖行騙的行業。

其原因,也不能將怒火完全遷怒于這些“安評中介”。畢竟國情所致,“安評”的地位也是異常尷尬。在復雜的社會利益面前之下,他們受到資本驅動,又受到多方勢力掣肘,所以經常是“權輕責重,兩頭受氣”。而且在“安全評價”這條產業鏈上,某些職能部門、安評中介和建設單位都是各取所需,一方以權謀私,一方替人消災,一方花錢買平安,他們聯袂上演著一出“心照不宣”的好戲,總之是“沆瀣一氣,狼狽為奸!”

 

可以說,我們都是這個行業的作惡者,也是這個行業的受害者。

 

所以說,當雪崩來臨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4

下一步,究竟要怎么“變”?

 

其實,《國務院關于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許可事項的決定》的出臺,就是下一步“安全評價”新資質管理辦法落地的信號釋放。

 

2017年10月份,一份《安全評價與安全生產檢測檢驗機構監督管理辦法(送審稿)》正式公布,正是基于這份“送審稿”,主管單位及行業專業人士普遍認為,安全評價機構改革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截自國家應急部網站

 

通過這份“送審稿”和新近下發的《國務院關于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許可事項的決定》,我們不難對下一步“安評”改革趨勢做一番推測:

 

一是規范行業標準。李克強總理明確指出:2019年要推行信用監管和“互聯網+監管”改革。國家近期一系列政策調整,動作快,力度大,決心強,下一步一定會建立健全安全評價機構審批工作制度,制定全國統一的機構資質認定標準和執法標準,這些標準的制定和出臺將對行業形成規范指導。

 

二是準入門檻抬高?!毒齠ā分瀉喜踩蘭芻辜準?、乙級資質,但是基礎資質保留,這其實是在變相提升安評機構的準入門檻,下一步國家將從固定資產、專家數量、專業類別、技術職稱等“硬指標”入手,全面抬高準入門檻,杜絕資質掛靠,規范機構運作,凈化市場環境。

 

三是經營成本提升。專職評價師這一硬性要求會讓現在市場上絕大部分的非從業有證人員就此失去從業機會,各機構為維護資質將加大投入,違規成本加大,經營成本上升。

 

四是監管日趨嚴格?!毒齠ā分忻魑鬧賦鲆憂慷園踩蘭芻溝男畔⒐蠶硨凸?,并接受社會監督;同時,甲乙級資質合并、權利的下放,讓地方應急管理部門權利加大的同時,責任也隨之增大,日后的監管將會愈發嚴格,不規范作業以及跨區域作業風險將陡然提升。

 

五是轉型勢在必行。政府政策調整和市場競爭加劇,這將倒逼行業進行深度整合,服務機構亟待從傳統粗狂式經營模式實現精細化、集約化和數字化的“智慧轉型”,否則就只能面臨被整合的命運。毋庸置疑,只有打破資質依賴,全面提升技術水平和綜合服務能力,才能闖出一條發展新路。

 

綜上所述,《決定》的出臺只是一個時代的開始,隨著新資質管理辦法的最終落地實施,國家一定會嚴格按照有關要求全面整肅“安評”市場亂象。

 

對此,我們拭目以待!

 

5

最后,我們要怎么做?

 

改革初始,風起云涌,將會有大量不合規定、有違發展的中小機構面臨生存壓力,在殘酷的行業洗牌之下,很多中小機構都將謀求智慧轉型,但受限于人才、資金、技術等現實困境,真正能實現完美蛻變的屈指可數。當然,這個過程中也將會涌現一批行業標桿。所以說,資質改革本質上說還是一個“優勝劣汰,適者生存”的游戲。

 

隨著時間的推進和市場的進一步整合,“安評”行業也將逐步走向正軌,改革“陣痛期”一經度過,“紅利期”將全面呈現,我們終將看到一個“更規范,更高效,更公正”的安評市場。在這個新興市場里,“資質類業務”的分量將逐步下降,安/環評行業的業務重心將轉向咨詢、托管、培訓、風控、常態化運行、大數據維護等一站式全程風險管理的管家式服務。

 

所以,我們一定要把握機遇,理清思路,秉承“以人為本、以服務致勝”的理念,輕資質,重服務,做品牌,拼口碑,依靠新技術驅動管理模式創新,通過智慧安全、環保產品提升核心競爭力,打造智慧化綜合型的技術服務機構。

 

古語說:生于憂患死于安樂。當下的“安評”行業正處在一個時代風口,有的人在迷茫困惑中茍延殘喘,有的人已經開始著手布局未來。

 

浙江十一选五奖金设置:@所有安評人:時代拋棄你的時候,連一聲再見都不會說,未來永遠屬于那些愿意弄臟雙手的少數分子!

浙江十一选五任四 www.vgury.icu  

唯有改變,才有出路!與安評人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