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火災爆炸頻發,與環保倒逼有關?

發布時間:2019-04-18 16:04:22    編輯:

浙江十一选五任四 www.vgury.icu  

 

(圖片來自于網絡)

響水爆炸還沒有公布事故原因,但已經陸續傳來消息,有說火源是固廢倉庫的,有說火源是VOCS的RTO處理系統的,林林總總中有一個共同點,都和環保設施有關。

隨便梳理近期的火災爆炸事件,幾乎都和環保設施有著直接或間接的關系。

  1. 響水天嘉宜化工爆炸,風傳是固廢場所或是RTO設施;

  2. 泰興中丹化工火災爆炸,起火點是廢水儲罐;

  3. 宜賓7.12重大爆炸,導火索是“COD去除劑”;

  4. 北交大化學實驗室爆炸,是污水處理實驗引起的;

  5. 福明樹脂環保設施爆炸

    .....

還有眾多的等離子、VU光解等設施運行引起的火災燃爆事件。人們驚呼:環保很火,環保設施很容易著火!

這不由得人們聯想起來,火災爆炸頻發,是不是和環保倒逼有關?


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確實有一些爆炸事件和環保設施有關聯,但在所有爆炸事件中占比非常小?;繁I璞鈣涫島馨踩?,不安全的是設計不合理安裝不規范的設備,和那些不懂或不負責任的操作者。

那么,連連的環保設施引發的火災爆炸都是什么原因呢?在筆者看來,有以下原因:

一是沒有規劃環保設施用地,到了實施階段隨便找地方。比如利用車間的角落設置固廢貯存場所,甚至有危險廢物暫存場所占用消防通道的;利用倉庫建設VOCS處理裝置;原地起高樓建設廢水處理站。

筆者兩個月前去參加一個工廠火災的應急處理,看到的就是這種情況:這是一個配套噴漆工藝的工廠,起火環節正是其噴漆車間配套的VU光解裝置。該廠把設施隨便設置在一個充滿易燃品的倉庫里,由于重視不足,在電線老化而UV光解耗電極高的情況下,引發了火災。估算是直接經濟損失達到一千萬,所幸是沒有人員傷亡。

二是只把環評當一紙批文用,沒看具體要求。比如環評及批復對于有生產廢水產生的企業往往會有一個應急池的要求,很多企業在設計污水處理的時候沒有考慮這個因素,結果或是隨便找個地方挖個池子,或是利用調節池之類的余量空間,真正達到應急池的“流得進、排得出、容量足”三要素很難,一旦發生火災,次生污染事故就來了。一些沒有考慮到排氣筒高度要求的,后期增高又不合規范,在臺風等極端天氣影響下容易發生事故。

開始不重視,到了驗收和環保督查,才慌忙補救,存在很多隱患。

三是沒有預留空間落實提標設施。國家標準越來越嚴,對企業的污染治理設施要求越來越高,比如就鍋爐標準要求大多數的燃煤鍋爐要上布袋、SNCR之類的提標設施,污水處理廠一級A排放標準的提標改造等。

很多企業污染治理設施預留空間太小,一旦標準提高就無法適應。

四是只重視環保效果,忽視了設備的運行安全。既然是機械設備,就有一定的設計規范和安全要求的,占地、基礎、位置都很重要。

比如多少風量的處理系統,就需要多大的風機和管道;多大處理功率的UV光解,需要相應的UV燈管。

環保設備要求是工藝合理、操作簡單、穩定性強。沒有成熟的設備,拼拼湊湊的臨時裝置,再高的處理率也只是作秀。很多單位一味的追求處理量或處理率,不管負荷多大,隨意加大處理量,造成了電路短路、機械磨損起火等諸多問題,這都是容易引發火災,從而觸發燃爆。

綜上,環保設施設計不規范,位置不合理,而且盲目追求效果,為了省錢濫用劣質設備,存在不少隱患,是引發火災不可忽視的問題。


然額,表面是環保倒逼,企業應付。深層次卻是頂層設計的不足。有哪些方面呢?

(一)很多環保投資沒有納入規劃和預算

記得環評法開始實施的那幾年,受到了包括其他政府部門和企業的廣泛抵制,原因主要在于那時候環評還沒有納入法定的造價預算里,外加的投資哪怕是占總投資量的很小一部分,也是多出來的。

這在結算必須小于預算、預算必須小于估算的投資領域,是不可接受的。

后來環評漸入人心,也納入了造價預算。盡管環保部門不斷地簡政放權,很多企業和部門仍然認為環評是一定要做的。很有趣的一個例子,一個污水管網工程的環評預算是150萬,最后花了10萬做一個報告表,大家都樂于接受。

最近接觸到一個小型燃成型生物質鍋爐項目,總共投資了6萬多的鍋爐卻配套了近10萬的廢氣處理設施。很明顯,這家公司在規劃投資時就沒有考慮鍋爐燃燒廢氣的處理設施。

(二)環保設施沒有納入行業設計規范的頂層設計中

眾多的行業設計手冊中,石油化工無疑是比較成熟的一個。翻開石油化工設計規范,總則、可燃物質的火災危險性分類、區域規劃與工廠總體布置、工藝裝置、儲運設施、含可燃液體的生產污水管道、污水處理場與循環水場、消防、電氣等,應有盡有,偏偏在里面查不到固廢暫存場所的設計。

企業為了應付環保的要求,臨時找一塊不礙眼的地方設置起固廢倉庫,這其實和最容易發生安全事故的“三合一”工廠一樣的道理。

如果響水的爆炸最終確定為固廢倉庫引火的,那石油化工設計規范用不用更新呢?

(三)環保和工程始終不能合體

悲催的是,考了十年的“注冊”環保工程師,至今未能注冊,這考的是什么鬼?

本來工程設計行業里最懂環保就是他,環保行業里最懂工程建筑的也是他,但偏偏環保工程師入得了書房卻出不了廳堂。

我們在評職稱的時候,會把環保列入工程領域,可是,很多環保技術人員卻是最缺乏工程知識的,總有個格格不入的味道。

(四)標準頻繁改動,企業無所適從

如果我說中國的環保標準是世界上變動最頻繁的,估計很多人會舉雙手贊成。

別的不說,在去年到今年,環評導則已經遭遇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地下水三年兩易其稿,大氣、公參、地表水、風險陸續修訂實施,土壤也待字閨中昂首期盼,很多報告書因為導則的事情一改再改。

揮發性有機物排放標準行業綜合監測亂象紛飛,鍋爐廢氣排放標準國家和地方交替追趕,企業剛配套完這個,又顧不上那個,忙于應付又應付不來。


雖然環保設施引起的火災爆炸是有主觀原因和客觀原因的,但也不由得人們反思,近幾年日趨嚴格的生態環境法律法規、標準規范,是不是越嚴厲越好?是不是越嚴格越合理?

有什么解決辦法呢?

解決辦法很簡單,對應上述的問題逐一完善就行。具體來說,企業落實主體責任,配套正規環保設備,行業完善設計規范,把環保內容充分納入,政府主管部門加強監督指導,切忌拍腦袋。

文章來源:公眾號“清合”